首页师大人物

额尔敦扎布

  来源: [日期:2013-06-17]

        2009年5月15日,在北京协和医院老年病房的一间病室内,一位因患食道鳞癌阻碍呼吸而刚刚做完第二次手术——气管插管术的老者正在为前来看望他的几位年轻的经济学硕士研究生进行着无声的学术指导。所有的医护人员在为这位老人的身体状况担心的同时,无不为他这种为了祖国的教育事业不惜身体、无私奉献的精神所深深打动,同病房的病友和家属也都流露出钦佩与崇敬之情。这位老人就是内蒙古师范大学著名的经济学教授额尔敦扎布先生。

       1948年1月27日,额尔敦扎布教授出生在内蒙古科尔泌草原一个普通牧民家里。新中国成立之初,贫穷与落后的社会现状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因此,他从小就立志“要为祖国的强大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由于家境贫寒和当时的教育条件所限,额尔敦扎布20岁才高中毕业。1968年,响应党中央“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刚刚走出中学校门的额尔敦扎布成为了首批下乡知青。在知青生活中,有些人感到茫然、困惑,但是,额尔敦扎布儿时所立的誓言始终铭刻在他的心中,他坚信,知识就是力量,只有学习更多的知识,才能更好地实现“为祖国强大贡献力量”的远大理想!因此,他一直坚持利用劳动之余刻苦自学。

       俗话说:“机遇总是为有准备的人而提供的。”1972年,我国的高等教育在“十年动乱”中出现了转机,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而此时,早已经为此寒窗苦读、积蓄力量的额尔敦扎布以优秀年轻党员的身份被推荐上大学便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1972年3月,与其他年轻人一样,带着无比的激动,怀揣着心中的梦想,额尔敦扎布来到了当时的内蒙古师范学院,现在的内蒙古师范大学,攻读政治教育专业。从此,他像一只白鹿自由地徜徉在知识的原野,尽情地吸吮着知识的营养。因为在他的心中始终不变的就是儿时的梦想——为祖国的强大贡献自己的力量!

        当时政治教育系任教的老师们都说:“额尔敦扎布是这一届学生中极为聪慧而又十分刻苦的一名学生!”“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1974年,额尔敦扎布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被学校选中留校,从事经济学学科领域的教学与科研工作。已经26岁的额尔敦扎布终于找到了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舞台!他知道在知识的海洋里邀游必须与时间赛跑,他也深知祖国的建设需要有更多的人才,从此,额尔敦扎布就将自己的人生与祖国的教育事业,与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事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为培养更多的人才勤奋耕耘着。

        当人们问起额尔敦扎布当时为什么学习政治教育专业,面对诸多专业领域而唯独对经济学感兴趣时,他说:“经济发展是国家强盛的基础,经济学科是社会学科的皇后学科。如果经济学专业学科建设不及时,谈发展是不切实际的。”

        为了培养出祖国发展建设所需要的更多的优秀人才,自己必须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一名能够跟上学科发展前沿的科研工作者。额尔敦扎布选择了深造。1979年,他师从英国剑桥大学研究生院经济学专业毕业、先后任教于北京大学、吉林大学的著名经济学家陈良壁先生攻读硕士学位,并于1982年成为我国设立研究生教育以来首届经济学专业硕士学位获得者。与此同时,他还借助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项目先后三次远赴日本的大学、科研机构进行学习、访问。先后在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6篇,并为日方研究生讲授中国经济改革专题课。这一切都为额尔敦扎布日后成为内蒙古自治区经济学领域的新一代领军人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与此同时,额尔敦扎布在多次赴日期间,为中日学术交流,使日本了解中国特别是了解内蒙古的经济发展与经济研究尽了一份中国学者的义务。

        额尔敦扎布在学习和研究中越来越意识到学习和研究应该有专门的方向,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他发现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生我养我的家乡”——内蒙古的发展建设在许多领域亟需学术和应用研究的成果来指导和推动,因此,他将自己的研究方向瞄准了内蒙古大草原这片热土,一头扎了进去。由于研究的创新、和深入,踏入学术研究领域不久,他便崭露头角,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在1981年底定稿、1982年发表和答辩的硕士学位论文的基础上,1984年,额尔敦扎布的第一部学术专著《草原所有制论》出版发行。他主张:“变单一国有制为国有制、集体所有制,凡集体使用的草原一律集体所有。”在此之前,中国法律里还没有“草原”的概念,更没有提出草原所有制的问题。这一学术研究的创造性和前瞻性在1985年先后出台的《中国草原法》、《内蒙古自治区草原管理条例》中得到了印证。陈良壁先生在该书序言中指出:“该书理论观点对草原畜牧业发展具有指导作用。”

        1986年,额尔敦扎布归国后,即着手组织本校教师组建以研究内蒙古自治区经济为宗旨的区域经济研究所,主动担任研究所所长的重任,并聘请中央民族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高校专家、日本私立大学协会副会长等担任顾问。在他的带动下,经过多年的努力,研究所得到了巨大发展,学术成果屡屡推出。而其本人也在该学科领域被学界越来越多的人所熟悉。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他开始研究市场经济的主要模式,1985年他在马克思经济思想史理论研讨会上发表的《构建政府主导型市场经济模式》的论文受到了同行专家的高度评价。1995年,他的两篇学术论文被英国剑桥大学汉弗莱博士主持的《内亚文化与环境》课题最终成果(英文)论文集收录。1999年,他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课题《中亚游牧文明变迁》,并于次年赴蒙古国、俄罗斯进行田野调查并提交了成果。2001年在锡林浩特市主办的中日两国“中国西部开发与中小企业改革”研讨会、2002年举办的“内蒙古草原荒漠化成因及对策”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第一个宣读或发表质量高、建树独到的论文,博得了国内外学界的好评,为内蒙古走向世界,让世界更多了解内蒙古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日本学者北海商科大学博士生导师西川教授对额尔敦扎布的学术论文《内蒙古区域经济》一文评价说:“从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划分蒙东、蒙西两大地带,本文政策主张极为重要,可作政府制定政策的参照。”

        额尔敦扎布认为,经济学不仅仅是大学讲坛上的科学,更重要的是大众的科学,干部群众掌握了它,就可以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作为大学教授,他要走出象牙塔,把所学的知识普及应用到自治区发展建设的前沿,在近十年的时间里,他几乎走遍了内蒙古自治区所有的盟市和主要旗县。上世纪九十年代,内蒙古党委组织“理论下乡”活动,每年都到盟市、旗县中心组进行宣讲,甚至直接去乡村。仅1998年一年,额尔敦扎布就先后赴自治区9个盟市进行理论宣讲,直接听众达3000余人。对于参加这次宣讲,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领导评价说:“额尔敦扎布同志在报告中提出的一些理论观点、发展思路和对策建议,得到与会同志的赞同,有的已经被一些地区党委和政府作为决策的重要参考和依据。”这一年,作为每省区一名特邀代表,额尔敦扎布参加了“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二十周年理论研讨会”,聆听了江泽民主席的报告,受到了时任国家副主席胡锦涛的亲切接见。

        鄂尔多斯是内蒙古经济发展最为强劲的区域。从九十年代初开始,额尔敦扎布围绕理论热点、经济热点为该盟委中心组进行多次宣讲。除此之外,他还走遍所有旗县,宣讲县域经济发展的相关理论,突出讲国家重点开发项目和区域经济发展的关系。同时,他多方调查研究,积累了大量一手资料,1999年,他主持了《普通高等院校重点项目—鄂尔多斯经济发展模式》,并将它视作西部开发的一种模式,先后发表多篇论文。2002年作为教育部百所重点研究基地成果,《鄂尔多斯模式研究》一书出版发行。书中对“鄂尔多斯模式”进行的理论概括是:“政府适度干预为主导,国有企业改革为起点,组建企业集团为龙头,推动区域经济工业化。”这是对鄂尔多斯模式的第一次理论概括。应社科司要求,该书摘要提供给国务内参。2003年2月26日,中央电视台科学教育频道以“鄂尔多斯之路,访额尔敦扎布经济学教授”为题对其进行了专题报道。该书先后荣获内蒙古自治区“五个一工程”奖、内蒙古自治区第七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2007年,胡锦涛专门视察鄂尔多斯市,之后中宣部派遣的调研组也特意索要了该书。

        蒙牛乳业于1999年投资后,得到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邓小平理论研究会、社会科学联合会的跟踪调研,并出版了《聚焦和林格尔》1—4集。作为内蒙古邓小平理论研究会副会长、社科联委员,额尔敦扎布每次调研会上都积极发表自己对县域经济发展的见解,多次接受媒体采访。《经济日报》主办的《中国县域经济报》记者于2003年5月14日通讯采访时写道:“去年,我到和林格尔县采访,从宣传部门给我的材料中,看到您谈县域经济的一篇文章,非常有见地。”应其邀请,他撰写的论文《县域经济发展坚持产学官三结合》于该报6月17日图文并发。论文指出县域经济甚至整个中国经济发展中,产、学、研结合是不够的,主张研属学,产、学、官三者结合,要突出政府主导作用。

        九十年代末,刚刚五十岁的额尔敦扎布正值学术生涯如日中天的时候,与他相识三十多年,相伴二十八年的爱人由于身患绝症不治去世。丧偶后的他,强忍心中的悲痛,在继续从事繁重教学科研任务的同时又多了一份照料家务的重任,因为还有一双儿女都在读书,而在这之前,一直都是老伴在默默地支持着他,为他分担着这既平凡而又伟大的责任……

        2001-2004年,额尔敦扎布应邀参加日本文部省研究基地、为纪念江泽民访日而组建的东北亚研究中心课题《中国西部开发与中小企业》。经多年海内外调研,于2003出版由日本学者和中国社科院世经所、日本所专家研究成果构成的《中国中小企业改革现状与问题》一书。其中包括作为特邀研究员的额尔敦扎布撰写的《草原钢城包头中小企业》一章。其内容被日方学者引用,受到社科院专家好评。

        笔耕不辍的额尔敦扎布教授先后主持国家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规划项目、自治区高校科研基金项目、自治区重点研究基地项目、参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海外科研项目多项,出版学术专著五部,发表蒙、汉、日、英学术论文近百篇,获得国家、自治区各项教学科研奖励几十项。对其卓越的学术贡献,乌兰夫基金会评价说:“从世界视角,推动区域经济、民族经济研究的发展。”

        额尔敦扎布从教36年来,可谓“桃李满天下,香郁飘四方”。七十年代中期以来他教授的本科生中相当一部分同学提升为省部级、司局级干部。自1985年开始指导的全日制研究生,九十年代末招收同等学力、专业硕士研究生已达200余人,他培养的研究生当中有30余位晋升为正高职称,30余人考取博士学位,成为国内外经济学研究领域的接班人,其中不少人被提拔为司局级干部。

        教学科研方面所取得的成果,在培养人才方面所获得的信誉,使额尔敦扎布先生深得兄弟院校的信任,南开大学、内蒙古大学、内蒙古财经学院、内蒙古行政学院、内蒙古党校、内蒙古民族高等专科学校、内蒙古科技大学、河套大学等高校先后聘请他为客座教授或学术顾问。并被全国五个学会聘为理事,在内蒙古自治区七个学会担任会长、副会长。同时,他还被聘请为自治区人大常务委员会立法顾问(十、十一届)、自治区政府法制顾问、内蒙古自治区文史馆馆员。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彰显额尔敦扎布教授突出业绩的诸多名誉随之而来,内蒙古自治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曾宪榟教育基金会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内蒙古自治区“优秀留学回国人员”、内蒙古自治区“三育人先进个人”、“全国师德先进个人”、“全国名师”、纪念乌兰夫诞辰百周年“乌兰夫基金奖”、内蒙古自治区十大杰出人才……

        然而,无数的光环却阻止不了疾病的困扰。由于长期紧张繁重地工作,2008年10月,一纸医学证明差点击溃了这位曾经叱咤内蒙古经济学界却年仅60岁的学者。他被确诊为食道鳞癌!这一消息几乎震惊了所有熟悉和认识他的人!

        困惑、无助、悲痛一度困扰着这位曾经坚强不屈的学者……现实是无法改变的,“只有面对现实,忘掉生命的长度,在剩余不多的时间里,实现自己人生的最大跨度,才是我应该做的,也是生命价值的所在!”这是额尔敦扎布教授在自己的日记中写下的一段话。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额尔敦扎布教授终于从思想的压力中解放出来!2008年11月24日,额尔敦扎布在北京协和医院接受了癌变切除手术。“手术十分成功!”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的人都为他感到无比的激动。2009年1月至2月,他接受了两期化疗治疗,病情一度得到了控制!

        “人是不能停下来的!尤其像我,教学科研一辈子,忙碌已经成为习惯。如果不做点什么,心里总是空空的!特别是现在所剩时间不多了,我更应该珍惜这短暂的宝贵时光,为自治区的发展建设,为祖国的教育事业,更为儿时渴盼祖国强大的梦想,多尽一份自己微薄的力量。”正是这样一种精神,这样一种毅力,使这位身患癌症的老人如今显得更为忙碌。2009年3月,额尔敦扎布教授坚持为两个校区的两届在读硕士研究生讲授学位课程,并积极参加多种类型研究生的开题报告,指导研究生进行科学研究。与此同时,他还为全院教师、自治区机关干部多次讲授专题报告……直至2009年4月底,他的病情进一步恶化。

        5月12日,因病情原位复发导致呼吸困难,北京协和医院的大夫不得不再次对他实施第二次手术——气管插管术。这就意味着他将从此不能再用语言与他人交流而只能通过书写、不能正常进食而只能通过鼻饲注入流营养液维持体能……然而,即使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他也没有放弃工作,正是在此期间,《重构鄂尔多斯模式》、《游牧经济的生态魂》等多篇学术论文在国内核心期刊、日本东北亚研究中心论文集先后发表,他主编的历时十年的《蒙古学百科全书·经济卷》65万余字正在印刷……

        为了工作的方便,2009年9月底,额尔敦扎布教授从北京回到内蒙古自治区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康复治疗。期间,他仍然坚持通过书写的方式为研究生开展的旗县经济调研进行学术梳理,提醒学生内蒙古自治区五大类型旗县经济特征与差异、旗县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并布置需要阅读和掌握的有关文献资料,引导学生实现宏观经济理论研究与微观经济实证研究相结合的学术品质……几位接受额教授指导的研究生无不为之动容,为他严谨的学风和高尚的人格感动,在内心深处祈祷奇迹的出现!

        额尔敦扎布教授始终认为儿时“为祖国的强大贡献自己力量”的梦想是支持自己战胜一切困难,开拓进取最伟大的力量,如果说自己的努力多少圆了一些儿时的梦想,那变没什么遗憾了。然而,人生并非没有遗憾。由于年轻时一心忙于教学科研工作,额尔敦扎布教授几乎疏于对家庭和子女的照顾。他的儿子流露说;“我今年已经27岁了。但是这27年来,与父亲交流最多的时间就是他生病以后的这一年!小时候我总是不理解,为什么他老是比别人忙,连与我说话这样在别人看来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对于我来讲都是一种奢求!小时候不懂事,总想通过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或者找点乱子引起他对我的重视!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其实,在额先生的内心深处,最为惦念和愧疚的就是对子女和家人的关爱!为了这一双儿女,在老伴去世的十年里,他一直没有考虑再婚的事情。

        额尔敦扎布同房病友、国资委冶金部离休干部、86岁的卢钧华老人看到他的状态时感慨万端。他写道:“您是教授,是国家的英才。在目前的状态下,还孜孜不倦地看书、写作、做指导,充分体现了学者的本色,令人敬佩!看到您以非凡的毅力与疾病作斗争,我非常同情!生活就是对付挑战,这对您具有与一般人不同的意义。坚持就是胜利!……”

        是啊,坚持就是胜利,挑战现实困难就是生命的意义!台上侃侃而谈,台下翩翩舞者;数年寒窗苦读,心中良知如璞,笔下金声玉振!行有格,言有物。为了年少时“为祖国强大贡献自己力量”的一个梦想,额尔敦扎布教授在人生有限的长度中显示了无限的人格宽度与学识深度。身患重病而思想不怠,无声的世界为世人诠释了人生的真谛,展现了生命的灿烂!这就是额尔敦扎布教授!